兰鹫||䴖兮

一部电视剧改梗(鸿门宴)


#邦良#
#非史向#
#小学生文笔#
(我也不知道这电视剧叫什么,是在一个剪辑视频里看到的)
看的时候,感觉这梗好带感(buni)【划掉】好虐心,就想写。
只希望我没有写差了这梗ヽ(´ー`)ノ









前情节:
那天,秦始皇正准备祭祀太庙。项羽带同手下乔装大臣,正准备行刺,而张良也是这般。二人虽刺秦不成,却因而惺惺相识。
“张先生,乃大韩名门之后。今刘邦有幸,得先生拔刀相助。”
————
“报!刘邦带领自家兵马偷取了咸阳。”
---------
项羽请刘邦和张良参加了鸿门宴。



正文:
“先生为何叛我?”项羽向前倾了倾身子,带着些许不满的语气。
“王说笑了,良岂敢相叛。”
众人沉默不语。王和张先生莫不成早就相识?
“……”项羽挥手叫人拿出一物。那物的模样是一只龙抓着木栏杆,向下似坠样。“刘邦,我问你,当今天下是谁的天下?”
“是项王的天下。”刘邦立马应答。
“那我问你,”项羽站起身来,“那咸阳一事又是为何?”
刘邦心一惊,手心慢慢渗出汗来,低着头保持着刚才的姿态。
“为何不答话?”项羽慢慢往前走去。“是张先生的主意吧。”项羽抬头望着张良,又唤人来,去取一物,“刘邦,这把剑你拿着。”项羽把侍人拿来的剑递向刘邦。
“什……”
“我要你必须把他杀掉。”
“杀…不!我不可以这么做!”刘邦站起身来,几乎是吼了出来对着项王。子房…唯独子房不行。
“今日我胜你败,刘邦!你好好想想。”
想?又是何必呢?对象是子房就另当别论。项羽,你今日若真想他死,那我就用命救他。我的军师,谁也别想动!
“君主,若是不照王那么做,您和良都将命丧于此。您有能力,而良……营中,不是还剩萧何么?”张良从项羽手中拿下剑。抓过刘邦的手,让其握住剑柄,而剑刃对着自己,“君主,良只能陪您到这儿了……”张良说完向刘邦笑了一下。
刘邦甩开张良的手:“你的命,我担着。”刘邦一手搂过张良,手掌把对方压向自己怀中。
“君主……那这般,我等是要留在这儿了?”
“笑话,我刘季想护的人,我就不会让他有什么意外!”刘邦将怀中人又搂紧了些,即而又松开,“项王,让子房走,我来与王斗一斗,如何?”
“这是赌注。你若能赢,尽管走便是;若是输,张先生就要给我当军师。这条件怎么样。”
“应了。”刘邦转身,拿下头上的坠冠,递给子房,“这东西戴着防碍我。子房,拿着这个,门外候着。”


&续文1:
近一个时辰后,项羽出来了,看上去是要换下这身血衣。
“张先生可以走了。我不强求,你若想留下,便做我的军师;你若想走,我也不阻你……”
“良,是君主刘邦的军师。不等到君主,良不会走……”
项羽也没说什么,给张良一块大白布便走了。
半晌后,张良持着那块白布,走了进去,走到刘邦身旁,没有说任何话。蹲了下来,用衣袖擦去了刘邦脸上的血渍,用手捊了捊他的发丝,拿出那坠冠,为他戴上。又在一旁展开了白布,把刘邦放在了右半边,伸手去扯另一半边,却只觉得眼前一片模糊,有什么东西源源不断地从脸颊淌下。张良像个孩子样的,扑到刘邦怀里哭。
他恨,为什么只是场赌局,刘邦却把他自己赌了出去,只留自己,第一次哭成了个泪人;他悔,为什么不阻止刘邦下这场赌局。
对方已不再温暖的体温,更惹得张良的心痛。
君主,君主……再唤良一声子房。


&续文2(微欢脱向):
“咳,子房,这场赌局,我,赢了。”刘邦费力地推开门,明明快要站不稳,用剑支着,却是一看见张良就笑着说出了结局。
“那他?”
“死了……临死前还告诉大臣和守卫不要拦我等。若不是这场赌局和我二人的身份,很想和他结友呢。”
“那便回去吧。君主,坐下,良给你包扎一下,然后让良扶您回去。”
“哈哈,这汉朝可是成立了。”
“是的,汉高祖。”
“莫这般,子房仍叫我君主或是阿季便好。”
“君主。”
——
韩信:很好啊你们俩,没找我就成立西汉了,爱我吗还?【咬鲲】说好的西汉三傻,呸,西汉三人组呢【哭唧唧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