兰鹫||䴖兮

#小乔#
#私设泳装乔#
失踪人口的突然回归【然后又失踪

手痒想画女神,结果……你们懂的_(:з」∠)_
婉儿我对不起你(ಥ_ಥ)



图1、成图
图2、手十分抖的草稿ヽ(´ー`)ノ
图3、拍照扫描到手机上,用软件重画
图4、差不多的完成稿【喜欢黑白画风的我〖只是不想上色(buni)
图5、一些几乎看不出来的改动∠( ᐛ 」∠)_
图6、上阴影
图7、阴影【hhh好有趣〜(^∇^〜)
图8、加个小扇子(嗯,自创的)【早知道不上色了……Ծ‸Ծ

字丑画渣……
我早是只废鹫了_(:з」∠)_
初生高
6月底再玩……
〖反正没人关心【哭唧唧】〗

一部电视剧改梗(鸿门宴)


#邦良#
#非史向#
#小学生文笔#
(我也不知道这电视剧叫什么,是在一个剪辑视频里看到的)
看的时候,感觉这梗好带感(buni)【划掉】好虐心,就想写。
只希望我没有写差了这梗ヽ(´ー`)ノ









前情节:
那天,秦始皇正准备祭祀太庙。项羽带同手下乔装大臣,正准备行刺,而张良也是这般。二人虽刺秦不成,却因而惺惺相识。
“张先生,乃大韩名门之后。今刘邦有幸,得先生拔刀相助。”
————
“报!刘邦带领自家兵马偷取了咸阳。”
---------
项羽请刘邦和张良参加了鸿门宴。



正文:
“先生为何叛我?”项羽向前倾了倾身子,带着些许不满的语气。
“王说笑了,良岂敢相叛。”
众人沉默不语。王和张先生莫不成早就相识?
“……”项羽挥手叫人拿出一物。那物的模样是一只龙抓着木栏杆,向下似坠样。“刘邦,我问你,当今天下是谁的天下?”
“是项王的天下。”刘邦立马应答。
“那我问你,”项羽站起身来,“那咸阳一事又是为何?”
刘邦心一惊,手心慢慢渗出汗来,低着头保持着刚才的姿态。
“为何不答话?”项羽慢慢往前走去。“是张先生的主意吧。”项羽抬头望着张良,又唤人来,去取一物,“刘邦,这把剑你拿着。”项羽把侍人拿来的剑递向刘邦。
“什……”
“我要你必须把他杀掉。”
“杀…不!我不可以这么做!”刘邦站起身来,几乎是吼了出来对着项王。子房…唯独子房不行。
“今日我胜你败,刘邦!你好好想想。”
想?又是何必呢?对象是子房就另当别论。项羽,你今日若真想他死,那我就用命救他。我的军师,谁也别想动!
“君主,若是不照王那么做,您和良都将命丧于此。您有能力,而良……营中,不是还剩萧何么?”张良从项羽手中拿下剑。抓过刘邦的手,让其握住剑柄,而剑刃对着自己,“君主,良只能陪您到这儿了……”张良说完向刘邦笑了一下。
刘邦甩开张良的手:“你的命,我担着。”刘邦一手搂过张良,手掌把对方压向自己怀中。
“君主……那这般,我等是要留在这儿了?”
“笑话,我刘季想护的人,我就不会让他有什么意外!”刘邦将怀中人又搂紧了些,即而又松开,“项王,让子房走,我来与王斗一斗,如何?”
“这是赌注。你若能赢,尽管走便是;若是输,张先生就要给我当军师。这条件怎么样。”
“应了。”刘邦转身,拿下头上的坠冠,递给子房,“这东西戴着防碍我。子房,拿着这个,门外候着。”


&续文1:
近一个时辰后,项羽出来了,看上去是要换下这身血衣。
“张先生可以走了。我不强求,你若想留下,便做我的军师;你若想走,我也不阻你……”
“良,是君主刘邦的军师。不等到君主,良不会走……”
项羽也没说什么,给张良一块大白布便走了。
半晌后,张良持着那块白布,走了进去,走到刘邦身旁,没有说任何话。蹲了下来,用衣袖擦去了刘邦脸上的血渍,用手捊了捊他的发丝,拿出那坠冠,为他戴上。又在一旁展开了白布,把刘邦放在了右半边,伸手去扯另一半边,却只觉得眼前一片模糊,有什么东西源源不断地从脸颊淌下。张良像个孩子样的,扑到刘邦怀里哭。
他恨,为什么只是场赌局,刘邦却把他自己赌了出去,只留自己,第一次哭成了个泪人;他悔,为什么不阻止刘邦下这场赌局。
对方已不再温暖的体温,更惹得张良的心痛。
君主,君主……再唤良一声子房。


&续文2(微欢脱向):
“咳,子房,这场赌局,我,赢了。”刘邦费力地推开门,明明快要站不稳,用剑支着,却是一看见张良就笑着说出了结局。
“那他?”
“死了……临死前还告诉大臣和守卫不要拦我等。若不是这场赌局和我二人的身份,很想和他结友呢。”
“那便回去吧。君主,坐下,良给你包扎一下,然后让良扶您回去。”
“哈哈,这汉朝可是成立了。”
“是的,汉高祖。”
“莫这般,子房仍叫我君主或是阿季便好。”
“君主。”
——
韩信:很好啊你们俩,没找我就成立西汉了,爱我吗还?【咬鲲】说好的西汉三傻,呸,西汉三人组呢【哭唧唧】

用子房,被对面怼到怀疑人生
【又是画渣毁子房系列

#刘邦#
#线稿-上色#
图一是线稿
图二是上阴影时找到的一个奇怪的梗【hhhh
图三是上色后怎么看都不对劲儿的嘲讽邦
〖我是上色毁,不上色也毁……_(:з」∠)_

一个Dover的小段子

写的有点渣,注意






时光就如此兜转了几千年
海峡的两岸,千百年来的羁绊,一根根斩不断的情缘,就此把两人牵系起
——我是先来的,所以,我绝不允许任何人抢走你
——我并不希望谁太过接近你,你是我的
〖没有什么太过分的要求——不论如何,你,只能对我而恋〗
;请原谅我对其他人的撩媚,我只是想看你恼怒的表情
:请原谅我的厨艺不精,我只是在一次次地尝试为你做一桌美味
;你若不愿意,我便只向着你
:你若不满意,我便继续努力
〖一切只为了你〗
;My Arthur
:My Francis

#乔香#
刚学会怎么画侧脸,来两张ヽ(´▽`)ノ【并不x
别把这只乔当萝莉看
不要谈鼻子QWQ改半天还是不对劲,就这样吧……
香香双马尾那块我是真不会画_(:з」∠)_随便来几笔
不嫌弃的可以带走当情头
我上色渣∠( ᐛ 」∠)_其实黑白也挺好的(๑˙ー˙๑)
【其实就是以前的旧图放这儿来……】

#幼年良#
#伪APH本家画风#
回头打算拿这个当梗写文
——
第一次见面,在下兰鹫丨䴖兮丨寂寸
【喜欢混不同圈的我,有三个圈名^q^